巨亏16亿的顺丰能否扳回一城:搞个电商平台宣战马云

澳门利来线上娱乐

2018-10-03

  宣战马云!又一电商平台充当打手,巨亏16亿的顺丰能否扳回一城  原创:闯闯  来自微信公号:派代网  明星加入创投界的例子不少,就在咱们电商领域,鲜花电商有高圆圆、鹿晗,聚美优品有任泉、苏芒。

  而在跨境领域,前两年同时迎来了葛优葛大爷和钟汉良的投资入股,只不过两个电商平台命运悬殊,一个在天眼查中,公司状态显示为注销;另一个却背负着顺丰的零售梦,在重庆开起了最大型的新零售实体店。

  此前,顺丰的零售梦破碎得七零八落,这次能否靠它成功扳回一城  明星与电商平台,一个有带货的天然属性、一个是卖货平台,两者有说不完的亲密关系。

  拼了命都想挤进电商这个行当的顺丰,自然深谙此理。   即便是尽量淡化了顺丰头衔的丰趣海淘(原顺丰海淘),在成立将近1周年的时候靠钟汉良入股、代言狂刷了波存在感。 彼时,他主演的《何以笙箫默》霸屏电视。   如今,丰趣海淘又承载了顺丰新零售的梦想,在重庆开起了最大型的全球精选店Wow哇噢,业内解读这是顺丰在借机宣战阿里、京东。

    这给顺丰加的戏就有点多了。 但从刘强东时隔1年的前后发言来看,顺丰的战斗力确实有被腰斩的意思。   从京东对手名单中消失  如果别人都不把你当敌人了,此刻的你大概也没什么分量。

  在京东物流独立运作那会,也就是去年4月份的时候,刘强东表示,未来快递就两家京东和顺丰。   1年后,刘强东在解读2018年一季度财报时,说了这么一句话:毫不客气地说,京东物流在全国范围内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物流竞争对手。

  一个毫不客气,就把顺丰踢出了对手名单。 在京东物流仓配一体化模式下,顺丰相形见绌。   让顺丰糟心的可不止这些。   根据棱镜的报道,2017年,如狼似虎的韵达、百世分别以%和%的业务量增速,抢占市场份额。

  反观顺丰,%的业务量增速不仅低于行业平均增速,市场份额还下降了个百分点。

一年时间,顺丰的总市值就蒸发了900多亿。

  同行相争,顺丰表现不佳,偏偏互联网巨头又在顺丰的短板同城即时配送中插了一手。

    万亿的即时配送市场,本已拥挤着闪送、达达、点我达、UU跑腿、快服务等原住民竞争者,现在又多了腾讯系美团、阿里系的饿了么和盒马鲜生,这把同城业务刚起步不久的顺丰打得措手不及。   主业遭遇狼来了,至于心心念念的副业做一个成功的零售梦,也让顺丰望穿秋水。

  屡战屡败的零售梦  顺丰的零售梦是从2010年开始的。   从下图可以看到,以卖食品为主的顺丰E商圈电商平台,是顺丰第一个零售梦。

  在之后的每一年里,顺丰在零售领域都有新动作,不论是推出支付工具顺丰宝,还是新建电商平台或实体店。     而且你会发现,零售的每个风口,顺丰一直都在跟风。   2010年到2012年,顺丰开始在线上电商平台发力。

2012年,顺丰的高端礼品平台尊礼会上线,在当时的电商市场,这样的定位独特又精准,试图打响顺丰电商的品牌。   2014年,顺丰将眼光移到线下,推出了网络服务社区店嘿客,以解决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难题,短时间内就铺设了2000多家。

  2015年后,不管是跨境海淘还是新零售,顺丰倒是一个都没落下。   然而,积极跟风并没有给顺丰带来质的飞跃。 相反,2017年借壳上市的顺丰,实际上已剥离了亏损16亿的商业模块,而这一损失,主要因为顺丰大力铺设线下店所致。

  典型如嘿客,从不断的更名史就能一窥顺丰这支离破碎的零售梦。     2015年,嘿客迎来大面积的门店关闭,没关的门店更名为顺丰家,而后又被并入顺丰优选,趁热打铁在这个平台增加了跨境进口业务。   说到跨境,顺丰一共开设了3个平台,做香港商品的丰生活、主打生鲜食品的顺丰优选,以及提供全球商品的丰趣海淘。   前文提到的Wow哇噢全球精选店,正是丰趣海淘在新零售的探索。   和顺丰其他平台不同,丰趣海淘自带明星光环。   在成立快要一周年的时候,找来了当下的霸屏明星钟汉良代言并入股,还是第一个入驻优酷土豆玩视频+电商的跨境平台,分享获返利的玩法也在APP里玩得贼溜。   可惜的是,顺丰拿着一手好牌,也没能让丰趣海淘讲个关于成功的故事。   当年马云收了优酷土豆提出做视频电商的概念,这本是非常新潮的玩法。 写稿前我去优酷看了下丰趣海淘的主页,视频只更新到铺天盖地说要改名的那段时间,也就是2015年10月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   反倒是钟汉良的粉丝,起码去年还在更新自家偶像关于丰趣海淘的宣传视频。     而假货、不能取消订单、虚假发货等等一系列跨境电商遇到的问题,丰趣海淘都给撞上了。

  巨头围剿、自身不足,今年1季度跨境进口零售市场中,丰趣海淘以%的市场占比,排在了第九的位置。

    图片来源:易观  要么不了了之,要么遭遇重组,而能活下来的那些电商平台,并没能实现突围。   顺丰的零售梦,有近一半夭折。

  焦虑的顺丰正打破我执  今年刚好是顺丰成立25周年,群狼环绕、市值蒸发,顺丰正遭遇成长的烦恼,焦虑成了今年开年以来冠以顺丰频率最高的词汇。   放下直营做加盟,顺丰焦虑了;购置飞行航材、投资机场,顺丰焦虑了;收购新邦物流成立顺心,切入零担快运,顺丰焦虑了!    图片来源:物流一图  每做一个改变,都可以被解读为焦虑。

  按照这样的套路,618线上流量断崖式下跌,阿里、京东该焦虑了;推出特价版、玩短视频,阿里肯定焦虑了;微信订阅号改版,腾讯最近犯焦虑症了是吧……    关于顺丰的零售梦为什么总是失败这个问题,业内同样给出了自己的解读。   比如没有零售基因。   其实这个解读很残忍,如同天生缺陷,直接扼杀了顺丰改变的初心。

  又比如,同样是做物流又卖货,电商起步的京东能成功,那是高维打低维,顺势而下更自然;顺丰一开始就是做底层物流的,想要逆流而行,就要改变用户的习惯,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了。   还好,这个理由仅仅强调了难度,顺丰做零售还是有一丝希望的。   顺丰虽然只是综合物流的初学者,但也有打造综合物流生态圈的梦想。 无论是谁,都想在修正中变得强大。   不仅是顺丰,对于王卫,同样如此。   今年5月份,南方日报对王卫进行了专访,文章里提到一个关键词打破我执。   因为没有IT基因、听不懂科技圈的语言,王卫将科技和集团合并,让科技成为速运的老板。

  还有一个专制的问题,这个也曾被解读为嘿客之所以失败的主要原因。   过去20多年,王卫以100%的股权占据绝对话语权;而20年后,这个老板开始学会去听另外一个人讲话,虽然一开始未必听得懂。   以前我不用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,自己回去想一想,战略就定了。

但在股份制改制以后,股东大会上会突然有人问:王卫你为什么会这样他有权提问,我也有责任回答。

    打破自我,是一种决心,也是一种胆量。

自己之前越是成功,这个我执就会越强,要打破的难度就更难。

  但愿我们,因改变和梦想而伟大。